栏目头部广告

竹林七贤嵇康广陵散之绝响

嵇康善抚琴,寄情山水,竹林一狂士。其为钟会所妒。公元263年,为司马昭所害。临刑,索琴,抚广陵散。抚毕,康慨然长叹:广陵散于今绝矣!言毕,赴死。可叹世上再无狂士,竹林七贤少一人。

嵇志清峻,阮旨遥深之下是多少的无可奈何。嵇康一生性子刚烈,不吐不快。阮籍则反复在仕途与隐逸间彷徨,口不臧否人物。史书是史书,千载后我亦觉得二人独坐望月时内心依旧有同样的低落吟唱。只不过日升后不得不以自己的姿态面对残忍的正始之年。

竹林七贤的风流倜傥也只是残酷历史下的无奈,阮籍的穷途之哭,嵇康的决绝刚影……但也是抱憾,不知道他们夜里酌酒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七人共坐幽篁的快乐。

瑟无极八卦专栏PS:网站内容均来自于网络,本站不做评论!内容不实之处请于指正。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