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头部广告

上邪故事之古风音乐祭

上邪故事之古风音乐祭(图1)

那一年 ,长安飞花漫天,塞外杀伐声未歇。

刀光血剑,金戈铁马,车粼马萧,茫茫荒野,马革裹尸,血流成河。

他,身披银甲,手执长枪,在狂烈的风中,迎风而战,矫健的武姿,似在以生命演绎一段保家卫国的传奇。

落红漫天,柔风似水,桃花树下, 伊人盛装,天涯咫尺,小楼相思。她,立于桃花树下,纷纷扬扬的花瓣,散落一身, 相思染指桃花,随风飞向不知道的远方。

耳边的兵伐之声吞噬旷野,风中的血腥浓烈似酒,他,执枪立于万千尸身之上,终于,是胜了。可是,长安那边等待他的却是齐国的欢呼,他一个人的落寞悲伤。

天子仁慈,念边塞常年战事,两国边境民不聊生,特以公主和亲他国,修两国亲善友好。

泣血春风里,鸿雁传笺,一纸悲歌,雁也呜咽。有情人注定难成眷属。

这个季节,他,大捷班师回朝。

这个季节,她,要远嫁千里。

他和她,她和他,就要决绝。

风里雨里,大街小巷,市井遗泉,英雄美人的传奇不绝于耳,只是,他们彼此不是彼此故事里的人。他们的故事,有谁能懂得,能知晓。

嫁期将至,她,他,必须要见面。他,她,均是这么想的。

迟来的相逢,两人相顾无言,他们之间有太多无奈,太多东西让他们的爱情举步维艰。

他想,这就是他最后一次见他的她了,过了今天,她不在属于他,她将会是别人的王妃,身份尊贵,而他,依旧是他的将军。

过了今天,他们,各行其道,回归本位。

她想,她虽然贵为一国公主,可是,她也是个女子,不,她更是一个只想和自己爱的人相守一生的简单女子,为国争荣,远嫁他国,她怎堪重负?

所以,她要反抗,哪怕最后身首异处,她要的只是携他之手,走一段不负时光。

“带我走!”终于,她说出了在心底呐喊千遍的话语。

可是,他却转身离去,辜负了这如花美眷,负了那年他许下的一世诺言。

誓言还在耳畔,仿若昨日,可是,他却决然背对着她,离得那么远。

她泪眼婆娑,轻启朱唇,“上邪······ 上邪!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!”

这是他们的约定,她以为········可是他依旧头也不回,原来,在他眼里,江山的安定,永远是第一位的。

都说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,可她哪是败给了似水流年,她是败给了天下,败给了他身为一个将军的信仰。

耳后凝噎的声音,好似狂浪一般把他卷入那记忆洪流,翻涌着吞噬了他的心。

灼灼桃花之下,女子笑颜如花,轻吟《上邪》,男子轻笑,满目柔情,许她一世姻缘。

灼灼的桃花,灼伤了谁的眼,谁的心,让谁默然泪如雨下。自始至终,她鼓起莫大的勇气,念他,等他,为他甘愿抛下一切,可是,他却负了她,他懦弱,他无法舍下国家。

原来,自始至终,都是她在用生命吟咏《上邪》。

那一天,她一袭红衣曳地,施施然登上嫁车,回眸间,似是对这座城,有着无尽的不舍,或许,只是因为这座城有个他。

人群里,目光触及,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啃噬着彼此。

红雨落尽,染红这个季节,可是,她的嫁衣却比红雨还要更艳烈。

她启唇,似又要咏遍《上邪》,不想,说的却是“我愿与君绝”。

终究,她以一个公主该有的信仰选择了余生,史笺刻下她的名字,却消磨了她的天长地久,天涯相思。不知道这世上,谁会为谁甘愿孤独终老,谁会为谁携手一世伴君老,谁会为谁消红颜,珍藏一世?可他会为她孤独终老,并在墓碑上刻上她的专属于他的称呼的名字,这份情,谁知道当初他是不是真的就负了她呢?

谁有情,谁无情,谁负谁,谁说的清楚呢?

作者:Dwan
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47160316/answer/1032774679

来源:知乎
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标签: 上邪
瑟无极八卦专栏PS:网站内容均来自于网络,本站不做评论!内容不实之处请于指正。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